免费咨询电话:400-6835-600  / 400-1835-600

开庭旁听热线:010-57126337

在明律师代理的最高院胜诉案例入选“人民法院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保护产权和企业家合法权益典型案例”

来源:在明律师事务所 时间:2018-02-01

分享至:

导读:据央视《新闻联播》30日报道,1月25日,最高法第三巡回法庭审理了一起房屋行政强制及行政赔偿申请再审案并当庭宣判:确认行政机关强拆行为违法,同时撤销原审部分不当的判决并责令进行行政赔偿。此案由在明律师杨在明周涛代理,赢得的这份胜诉判决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其标志着在征收维权中长期存在的“老大难”问题取得了重大突破:政府违法强拆后的国家赔偿必须是全面赔偿,即“产权人因行政机关侵权所得到的赔偿不能低于依合法征收程序应得到的补偿”!


 

▲ 视频来源:央视新闻直播间


同日,最高人民法院微信公众号发布《人民法院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保护产权和企业家合法权益典型案例(第一批)》,在明律师代理的这起胜诉案例入选。


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于1月25日所作出的这一不同寻常的再审判决在公布后的很短时间内便引起了社会舆论的高度关注。在明律师认为,这一判决对广大选择依法维权的被征收人而言有着3点重要的意义:


其一,判决体现了对公民合法产权的全面保护,确立了“赔偿应全面”的法治理念。在以往的此类案件乃至于该案的一审、二审中,房屋遭政府违法强拆的被征收人虽能通过提起行政诉讼的途径获取确认强拆违法的胜诉判决,却往往难以依据这样一份判决最终获得公平、合理、全面的国家赔偿。这一问题突出表现为被征收人通过胜诉后申请国家赔偿所获得的赔偿数额往往不足以“填平”其房屋遭违法强拆所导致的征收补偿损失,“赔偿”与“补偿”之间的落差要由受害的被征收人一方承担。很多被征收人往往会面对着一份确认政府强拆违法的胜诉判决发愁:官司是打赢了,但一纸判决书又有什么用?我本应依法享有的补偿权益呢?


本案再审判决,明确宣示“产权人因行政机关侵权所得到的赔偿不能低于依合法征收程序应得到的补偿”,无疑是广大被征收人的福音,是法治力量的彰显。


其二,判决体现了司法机关促进政府依法行政、加大对侵犯产权行为监督力度的决心意志,确立了“有权必有责、违法须担责、侵权要赔偿”的法治理念。判决明确,违法强拆所对应的就是行政赔偿,而不能重回以合法征收为基础的行政补偿上去,以补偿代赔偿,从而回避行政机关违法行政所应承担的法律责任。这对于规范政府征收行为,指引、教育行政机关严格依法行政具有十分重大而现实的意义。


其三,判决给了广大依法维权的被征收人以希望。这份判决的心理、社会层面价值无疑是巨大而不容忽视的,尤其是对于处于弱势地位的被征收人。从看不到解决补偿安置问题的希望,深陷违法强拆囹圄,到这样一份再审判决的落地,在明律师真切的感受到了判决所宣示的法治理念带给老百姓的巨大震动。“先补偿,后搬迁”,被征收人有权获得公平、合理的征收补偿……凡此种种,将不再是一个如空中楼阁般遥不可及的梦,而是已经通过法院判决的形式变为了现实!而这,就是广大被征收人依法维权之希望的来源!


无疑,这份再审胜诉判决的胜利,属于广大被征收人,属于全体专业征收维权律师,更属于中国的行政法治建设……


附:人民法院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保护产权和企业家合法权益典型案例(第一批)


二、许某某诉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政府行政强制及行政赔偿案


(一)基本案情


2001年7月,因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后溪街西区地块改造及“两街”整合区块改造项目建设需要,原金华市房地产管理局向金华市城建开发有限公司颁发了房屋拆迁许可证,许某某位于金华市婺城区五一路迎宾巷8号、9号的房屋被纳入上述拆迁许可证的拆迁红线范围。但拆迁人在拆迁许可证规定的期限内一直未实施拆迁。2014年8月31日,婺城区政府发布《婺城区人民政府关于二七区块旧城改造房屋征收范围的公告》,明确对二七区块范围实施改造,公布了房屋征收范围图,许某某房屋所在的迎宾巷区块位于征收范围内。2014年10月26日,婺城区政府发布了房屋征收决定, 案涉房屋被纳入征收决定范围。但该房屋于婺城区政府作出征收决定前的2014年9月26日即被折除。许某某提起行政诉讼,请求确认婺城区政府强制拆除其房屋的行政行为违法,同时提出包括房屋损失、停产停业损失、物品损失在内的三项行政赔偿请求。


(二)裁判结果


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许某某未与房屋征收部门达成补偿协议,也未明确同意将案涉房屋腾空并交付拆除。在此情形下,婺城区政府依法应对许某某作出补偿决定后,通过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的方式强制搬迁,而不能直接将案涉房屋拆除。婺城区政府主张案涉房屋系案外人“误拆”证据不足且与事实不符。鉴于案涉房屋已纳入征收范围内,房屋已无恢复原状的可能性和必要性,宜由婺城区政府参照征收补偿安置方案作出赔偿。遂判决确认婺城区政府强制拆除房屋行政行为违法,责令婺城区政府于判决生效之日起60日内参照《婺城区二七区块旧城改造房屋征收补偿方案》对许某某作出赔偿。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案涉房屋虽被婺城区政府违法拆除,但该房屋被纳入征收范围后,仍可通过征收补偿程序获得补偿,许某某通过国家赔偿程序解决案涉房屋被违法拆除损失,缺乏法律依据。许某某提出要求赔偿每月2万元停产停业损失的请求,属于房屋征收补偿范围,可以通过征收补偿程序解决。至于许某某提出的赔偿财产损失 6万元,因其没有提供相关财产损失的证据,不予支持。遂判决维持一审有关确认违法判项,撤销一审有关责令赔偿判项,驳回许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最高人民法院再审认为:本案虽然有婺城建筑公司主动承认“误拆”,但许某某提供的现场照片等证据均能证实强制拆除系政府主导下进行,婺城区政府主张强拆系民事侵权的理由不能成立,其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人民法院应当综合协调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相关规定,依法、科学决定赔偿项目和赔偿数额,让被征收人得到的赔偿不低于其依照征收补偿方案应当获得、也可以获得的征收补偿,但国家赔偿与行政补偿相同的项目不得重复计付。具体而言,对于房屋损失的赔偿方式与赔偿标准问题,婺城区政府既可以用在改建地段或者就近地段提供类似房屋的方式予以赔偿,也可以根据作出赔偿决定时点有效的房地产市场评估价格计付赔偿款。鉴于案涉房屋已被拆除,房地产评估机构应当根据婺城区政府与许某某提供的原始资料,本着疑点利益归于产权人的原则,依法独立、客观、公正地出具评估报告。对于停产停业损失赔偿标准问题,如果许某某提供的营业执照、纳税证明等证据,能够证明其符合法律法规和当地规范性文件所确定的经营用房条件,则婺城区政府应当依法合理确定停产停业损失的金额并予以赔偿。对于屋内物品损失赔偿金额确定方式问题,婺城区政府可以根据市场行情,结合许某某经营的实际情况以及其所提供的现场照片、物品损失清单等,按照有利于许某某的原则酌情确定赔偿数额。遂判决维持原审关于确认婺城区政府强制拆除许某某房屋行政行为违法的判项;撤销一审责令婺城区政府参照《补偿方案》对许某某作出赔偿的判项;撤销二审驳回赔偿请求的判项;改判责令婺城区政府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九十日内按照本判决对许某某依法予以行政赔偿。


(三)典型意义:保护被征收人产权 促进政府依法行政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颁布实施,为解决征收拆迁中的行政纠纷,实现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领域的“善治”,提供了良好的法律基础。被征收人与市、县级政府通过平等协商达成补偿协议后自愿搬迁已经成为常态,需要强制搬迁的越来越少。在婺城区政府分期分批对二七区块房屋进行征收补偿中,绝大多数被征收人在得到公平合理补偿及搬迁奖励后自愿搬迁,居住条件得到显著改善。在因建设快速公交等公共利益需要征收案涉区块包括许某某等22户1184平方米房屋,少数住户对补偿不满未自愿搬迁的情况下,婺城区政府本应依法分别作出征收决定、补偿决定,遵循先补偿、后搬迁原则,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以实现强制搬迁。但在征收决定和补偿决定均未依法作出的情况下,婺城区二七区块改造工程指挥部即委托婺城建筑公司在拆除已签订补偿协议的邻居房屋时一并拆除了许某某房屋,侵犯了许某某的房屋产权。这样的事例具有一定普遍性,暴露了一些基层政府的法治意识不强,不善于用法治思维、法治方式和法律手段解决问题;同时也说明一些基层政府在征收补偿中未能做到效率与法治的统一,更多考虑行政效能,而忽视程序正义。婺城区政府在案涉房屋被拆除一个月之后才作出征收决定,至今未作出补偿决定,未给予许某某任何补偿,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由于婺城区二七区块改造工程指挥部是婺城区政府组建并赋予行政管理职能但不具有独立承担法律责任能力的临时机构,其违法侵权的责任应由婺城区政府承担。由于许某某在人民法院审理中始终主张应以在改建地段提供房屋的方式赔偿损失,故最高人民法院判决责令婺城区政府用在改建地段或者就近地段提供类似房屋的方式予以赔偿,或者以作出赔偿决定时的房地产市场评估价格为基准计付赔偿款;同时对许某某在合法的征收补偿程序中应当获得、也可以获得的可得利益损失一并予以赔偿。


本案再审判决,充分贯彻《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所规定的及时补偿、合理补偿和公平补偿的原则精神,体现有权必有责、违法须担责、侵权要赔偿、赔偿应全面的法治理念,明确宣示产权人因行政机关侵权所得到的赔偿不能低于依合法征收程序应得到的补偿。与此同时,本案再审判决充分发挥司法的评价、引导功能,加大对侵犯产权行为的监督力度,防范市、县级政府在违法强拆后利用补偿程序回避国家赔偿责任,从而促进行政机关自觉依法行政,从源头上减少行政争议,既顺利推进公共利益建设,也确保房屋产权人得到公平合理补偿。(所附部分来源:最高人民法院)

分享至: